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20-4-29 10:33

糟糕的一字师 郑谷

本帖最后由 楚风 于 2020-9-19 07:21 编辑

齐己【约863-937】【早梅】前村深雪里,昨夜数枝开。
郑谷说:数枝不如一枝更显示【早】。于是齐己听他的话,改成:前村深雪里,昨夜一枝开。
那么按照郑谷的逻辑,若写成:昨夜0枝开,岂不更早?
满树繁花次第开,
渐从散少汇集来。
此时若判少为早,
更早则当未著梅。
诗里所言的数枝开,是齐己他去看梅时看到的真实状况。
数枝,就提示着其第一朵花开的时间,已经离齐己来看的时候,有一定长度的间隔了。
设这个间隔时段为ns。【若干个时间单位。n指若干,s为时间单位】
而郑谷【约851-910】把齐己诗里提到的实时观测数据,由数枝改成一枝。这样真实情况就被改变了。郑谷的原意是为了显示【早梅】的早,制造更早开的假象,而把数枝改成一枝的。他以为这样就把梅开花的时间提前了。
其实这样的篡改,反而变成了齐己去看的那个时节点,花儿才开一枝,才开不久。
这是弄巧成拙,事与愿违,办了傻事。许多人,包括齐己,以及天下所有欣然接受这种瞎改,认为改得好的文人学士。
设数枝为9,【不到十枝,即可谓数枝】一枝为1。
9>1。
齐己早上去看的时候,实实在在已经开了9枝,开9枝需要的时间段是9s。
而齐己去看时,假若看到只有1枝,那么开1枝的时段长度则是1s。
9s,表示开多枝,用时长;
1s,则表示开一枝,用时短。
即开花的时间起点至齐己去看的时节点,原来实际是9s【开9枝花的时间】
现在由多枝改成一枝,时间段就由9s变成1s了。时段缩短了。

齐己去看花的时节点没有变化。那么此时要推算始花期,是要从【看时】这个时节点往前推算的,不是往后推算的。
数枝是9:0---,---,---9s,【0,齐己去看的时节点,看到的是9枝】
一枝是1:0-1s。
多枝是早9个时间单位前就开了,而一枝是一个时间单位前才开的。
把齐己看到的花枝数。从9改为1,9-1=8,开花的起始时间,就被缩短了8个单位。这是被拖晚了8个时间单位。而不是被提前了8个单位。
要把始花期提前8个时间单位,则需由9枝改成17枝,才能显示更早。
前村深雪里,夜发十几枝:
改成十数枝是17:0---,---,---,----,----17s【要显示更早前就开始开了,要这么篡改伪造】
而实际数枝是09:0---,---,---9s【可以据此推算出实际的始开期】
郑谷改一枝是01:0-1s。【被郑谷伪造篡改成的数据,反而显示为刚开不久】
【0,是齐己去看的时点】
郑谷的错谬就在哪里?
他以为,把多枝改少枝是把开花起始时间推前了【许多】了。其实把看到的已经开花的枝数由多改少,是把开花的起始时间拖后了。因为把看的时间点与始花期之间的时段缩短了,推前量也就少了。
结果把【早就开了,已经很久】改变成了【刚开不久】。
他这样的篡改结果,仅仅只是指明了:齐己要看到第一朵花开,应该早点起床去看,那样才能看到第一朵花开放。
他把:第一朵花是最早开的,理解成:去看时,只见到一朵花,是花开得最早。
真要显示【早梅】更早,应该是把【数枝】篡改成【数十枝,数百枝或更多】才能显示此树之花开得更早。
时间短,花开少;时间长,花开多。
人去看花时,花还没开或很少开,说明花开晚,才开。
人去看花时,花已经很多了,说明花早很多时间之前就已经开了,这才是株【早梅】。
郑谷的篡改是弄巧成拙,事与愿违。
郑谷的逻辑混乱,是把序数概念与量数概念混淆了。能看到一棵树上开出的第一朵花的时间,确实是最早的。而齐己却没有能看到第一朵花开。本来可以挽救,只要如实记录,不把数枝改成一枝,人们仍然可以据此推算出始花期。后期记录的开花量,数值越大,推算出的始花期就越往前,【早梅】就是越早。
而郑谷以为:后期记录的花数越多,序数越靠后,表示开花越晚。花数越少,序数越靠前,表示开花越早。
殊不知,以后期的某个时刻为截止期的统计数据,是花数越多,产生的序数是越靠后,但表示开花越早;而此时的花数越少,序数虽然是越靠前,则表示开花越晚。
到一定时刻为止点,花数越多,是累积的总量越大。而花是次第而开,累积的总量越大,需要的累积时间就要越多,那么往前推算的始花时刻点就越要往前,说明始花期越早。
这与郑谷的判断恰恰相反。

到底是数枝为早,还是一枝为早,0枝更早?我编一个短剧来演示:
假设齐己是前村【早梅】的主人,平时精心呵护,他的【早梅】算是很早就开,一般在公历的1月末,2月初的冬末春初就开放。
而在不远的后村,也有一位灌园叟种【早梅】,他的始花期与齐己差不多,大概只差几个钟头。
城里有个爱梅人士,叫和靖先生,酷爱梅花与仙鹤,称:梅妻鹤子。他要访求一株【早梅】,要求经过比较,最早开花的,愿意花极大价钱购买,那价钱大约只有比尔盖茨才能支付得出。这是一桩大买卖。
他闻风来到前村与后村,分别要求齐己与灌园叟二人,对各自的【早梅】花期,自始花期开始,就进行详细的精确到【分钟】的记录,以比较谁的【早梅】开花更早,然后决定买谁的。
他着重要求,必须如实记录。落掉记录的,不须补记,但一经记录,记录的数据就不能更改。意思就是,不能弄虚作假。
灌园叟有过养育花草树木的专业训练,他非常认真。按时观测并详实记录。到1月31日,他的【早梅】树上的花蕾已经很饱满,看着就要开放了。尽管天气极寒冷,是马上要下大雪的天气。但是他不畏严寒,连夜坚持观测并记录。
到2月1日早晨6点05的时刻,他的记录本上显示:
2月1日03点时,一根枝条上开出第一朵梅花,然后是第二朵;0点4时又一根枝条上开出一朵花。然后两根枝条陆续又有花朵开放。05点时又有第三根枝条上开出花朵。三根枝条上又陆续有花开出。06点时,第四根枝条开出花朵。
此时,灌园叟的【早梅】共有4根枝条有花朵开放。
分别是:03点开的第一枝上有4朵,04点开的枝上有3朵,05点的有2朵,06的枝上才有1朵。
此时共四枝有开花,共10朵花。
后村深雪里,昨夜4枝开。始花期是2月1日03时。

而齐己的【早梅】的情形与灌园叟的比,要略胜一筹。但是由于天气极冷,春寒料峭,他晚饭时喝了酒,有点醉意,就早早睡下,把观测记录花事的事给彻底忘了。从1月31日傍晚一觉睡到2月1日06点01分。这时他想起【早梅】的花事要记录,赶紧起床,没梳洗,没吃饭,就赶去先看早梅。远远看到深雪里一树梅花开,仔细一数:共有9根枝条上著花,花朵分别是9,8,7,6,5,4,3,2,1。共45朵梅花绽放。
他很激动,马上记录:
前村深雪里,昨夜九枝开。【不到10枝的,都笼统算作数枝】。
齐己把【早梅】记录本拿给郑谷看,郑谷说:数枝不若一枝早。因为最早开的是第一枝,所以一枝才表示是最早的。于是齐己涂改记录,把9枝的9涂掉,改写上1。
很快,爱梅人士和靖先生派来查收记录本的人到了。灌园叟与齐己的花事记录呈上,送到了和靖先生面前。
灌园叟的本子上,清楚整齐的记着:
始花期是3点,4点,5点,到6点 ,共4枝开,共有花才10朵。
而齐己的记录本上,只记着:06点,只1枝开花,共1朵。且有明显的涂改痕迹,说明不老实,有作弊行为。
于是和靖先生把灌园叟的【早梅】超高价收购了。
齐己找郑谷理论,为什么他的【早梅】落选。郑谷也懵了,后世所有的文人也都懵了。第一枝开的花,一定是最早的呀,为什么【前村深雪里,昨夜一枝开】,不算最早的【早梅】,而是【后村深雪里,昨夜四枝开】,反倒是【早梅】?
原因在于,齐己如果不把06点时记录的【共有9枝开45朵】,改成【只有1枝开1朵】的话。尽管记录不全,有漏记,和靖先生也能按照齐己的实时记录06点9枝开,推算出齐己的【早梅】始花期是:
2月1日
06:第9枝有开。共45朵花
05:第8枝有开。共36朵
04:第7枝有开。共28朵
03:第6枝有开。共21朵
02:第5枝有开。共15朵
01:第4枝有开。共10朵
00:第3枝有开。共6朵
23:第2枝有开。共3朵
22:第1枝有开。共1朵花
1月31日22点是始花期,足足比灌园叟的【早梅】2月1日03点始开,要早5个钟头。
明明能比赢,却由于【聪明反被聪明误】,让郑谷的馊主意倒脚踢了一桩大买卖。

数枝示早开,k@i
一枝示晚开。k@i
一通胡乱改,g@i
早梅成晚梅。m@i
可怜一字师,其实是庸才。c@i




野鹤 发表于 2020-4-29 11:51

拜读!

梦回青河 发表于 2020-4-29 12:18

有空慢品,问好诗友!

大槐安国太守 发表于 2020-5-31 16:43

百尺之锤 日取其半 万世不竭。任何现象都有它的时间节点,不管多少枝都有最早的那一枝。 郑谷小才,但作为大唐最后余辉,这个建议的确没毛病。

大槐安国太守 发表于 2020-5-31 17:00

如果非要比早,可以改成前夜、万枝,但那就不是诗了,不关郑齐的事,是林奈的了。

大槐安国太守 发表于 2020-5-31 17:09

只要郑齐咬死那枝是昨夜开的,早上追记的,即可证明早,再开不开,开多少,都无所谓了。

风儿 发表于 2020-6-27 22:45

路过。

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20-7-7 11:11

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20-7-7 11:35 编辑

一个园里三株梅,
一株数枝开,
一株一枝开,
一株零朵开,
若以一枝为早梅,
零朵岂不更早梅。

郑谷的【一字师】地位,已经在历代有文化有知识的人群里树立了很高的地位。我这么一揭露,实实是假聪明,真愚蠢。文人们肯定接受不了,下不来台。
这就是文人之间的惺惺相惜。
显然应该是数枝已开为早梅,齐己一点没错。郑谷错将【人若早去看梅,见梅才一枝开;而人若晚去看梅,梅则已数枝开】的标准,来判定齐己去看梅时,也应该是一枝为早,数枝为晚。可齐己是咏【早梅】早开之梅,不是说看【早梅】早去看梅,若言【早看梅】当然是看到一枝开为早去,看到数枝开为晚去咯。


郑谷浑,后代文人也浑。1300多年来一直浑。

大可不信我,我只是小学文化一农民。



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20-7-9 09:09

齐己写【早梅】是他去看了才写的,回来后他写数枝开或一枝开,是无关紧要的,反正都是开了。有花开了就是早梅。他写数枝开是写实,说明他是老实人。

问题在于郑谷,郑谷认为齐己看到的数枝开,不算早,要改成一枝开,才算早,才更显示早。
这就是郑谷搞浑了。企图改更早的假象,人品不老实。
结果是弄巧成拙。
但一直来被认为他改得好,说明诡辩论是很容易迷惑人的。
当然,郑谷不是故意,是愚蠢。

数枝开的始花期,与一枝开的始花期相比,显然是数枝开的始花期早。

也难怪文人,有时连麦苗韭菜分不清。

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20-7-18 12:11

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20-7-18 12:18 编辑

酸掉牙齿的成语典故,莫过于【枕流漱石】
南朝宋·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排调》:“王曰:‘流可枕,石可漱乎?’孙曰:‘所以枕流,欲洗其耳;所以漱石,欲砺其齿。’”
说晋代有个叫孙楚的人,年轻时看不惯世俗的凡庸无聊,欲隐退山水之间,就打了个比方对他的好朋友王济说自己将“枕石漱流”,但在表达时误说成“漱石枕流”。王济听后,问“水流可以枕着、石头可以用来漱口吗?”。孙楚知道自己口误,幸亏他机敏,就“顺水推舟”,解释说:“我之所以要枕流,是想洗耳;之所以漱石,是想磨砺牙齿。”孙楚的回答非常巧妙而有学问,虽然出于口误,但用“漱石枕流”却更好地表达了自己不随流俗的意志。因为相传帝尧要让天下于许由,许由逃跑了。后来帝尧又想召他做九州长,许由不愿听这种话,便跑到颍水之滨去洗自己的耳朵,以为听了这种话,污染了耳朵。后世遂有了“枕流漱石”这个成语。
晋 陆云 《逸民赋》:“杖短策而遂往兮,乃枕石而漱流...
孙楚借用陆云【枕石漱流】典故时,发生口误,说成【枕流漱石】。王济指出,应该是【枕石漱流】,而非【枕流漱石】。孙楚不是虚心接受批评,立即更正,反而故作高深强词夺理地发挥了一番阔论,说什么枕流,是想洗耳;漱石,是想磨砺牙齿。
头浸在溪流的水里睡觉,醒着时没有什么事,睡着就会被水呛着,所以这是反常态行为,他不可能天天夜里都这么睡觉。偶尔把头发打打湿弄湿到耳朵不算枕流。而漱石,他更是吹牛说大话,只是为自己的口误打圆场而已。人家用来当枕头的石块,起码比他的嘴巴大。有时陆云头枕着的是巨大的山体岩石,就不说这样的,就算是是半块砖头,或巴掌大石块,你酸楚怎么塞进嘴巴,还要磨砺牙齿。抓把沙子嚼嚼也不是好受的。孙楚自比许由,是自不量力,人家许由是什么人物,一个尧想传位给他的人,你孙楚也能比?书生文人酸起来能把别人牙齿酸掉地上。
孙楚酸楚,孙楚酸倒自己还罢了,文人学界里的人们更酸,赞誉孙楚【机敏】,【非常巧妙而有学问】,【更好地表达了自己不随流俗的意志】,定义孙楚【年轻时看不惯世俗的凡庸无聊】。其实【枕流漱石】一事恰恰显示了孙楚的【凡庸无聊】。其为自己的纰漏口误张目,不是机敏,巧妙,而是傻鬼。急于摆脱别人指责的困境,而不计后续结果的落荒而逃,结果跑进死胡同。当场面的王济若是我王旭龙,我立马搬一块枕头大小的石块,叫他放嘴里去磨砺满口牙齿,而不只是用前牙齿面去蹭蹭石面。漱,是要含的。漱流,指含口溪水在嘴里漱。
后世文人学人不以此事为耻事蠢事,反以此事为荣事敏事,大肆宣扬大肆标榜【枕流漱石】。学人几个内心不想当官出人头地,往往是当不上官的,才会说自己无心当官什么的,其实内心酸酸的。
我看此典故的释义应该是贬义的,指:不接受批评,反而强词夺理大发厥词,结果弄巧成拙更出大丑,什么丑:孙楚是长着河马那么大嘴巴的。非河马大嘴,焉能放得进枕头般大小的石块,还能翻转自如磨砺牙齿。
后世一直无人批评此事,到处所见皆书印或刻勒【枕流漱石】,人名亦有【漱石】的,没头脑,不冷静想想,能当枕头的石头放得进嘴里吗?
我县风景区内亦有明代摩崖石刻:枕流漱石。可见文人之酸楚,酸掉牙。
这样的批评文章,我早在数年前,就发在【北大中文论坛】上了。只是今年【2016,4月】起,这个论坛关闭了。
当时有人反驳我,说这是修辞,问我修辞懂吗?

我说语法学虽然小学时教过,但我一点也没弄清楚,什么也没记住,修辞我根本不懂。

但是我知道有些词语可以颠倒说,比如上蹿下跳说成上跳下蹿,左邻右舍说成左舍右邻,吃香喝辣说成吃辣喝香,东躲西藏说成西躲东藏,高楼大厦说成高厦大楼,早出晚归说成晚出早归【上夜班】,冬冷夏热与冬热夏冷【南半球】,,,,,,

可有些词语若颠倒互换义项就难堪了,如吃饭穿衣与吃衣穿饭,【吃饭拉屎】与【吃屎拉饭】,惩恶扬善与惩善扬恶,奖勤罚懒与奖懒罚勤,劫富济贫与劫贫济富,能这样修辞吗?
页: [1] 2 3
查看完整版本: 糟糕的一字师 郑谷